在线,视频,图片,小说 在线,视频,图片,小说

陈慧琳的歌迷会

查看:加载中 加入时间:2018-05-15

这一晚,在半山区的别墅里,乐坛天后陈慧琳开了一个乐迷聚会,她选了三十多名男女歌迷一起,吃喝玩乐;有幸选中出席这种聚会,对陈慧琳的歌迷们来说,是一种运气,很多歌迷靠人事靠关係也弄不到一张邀请函,但早乙女静子却很容易地拿到一张在手。

因为早乙女静子没有辞去刑警一职,她多多少少还能运用权力要技术组造一张邀请函给她,静子惟一担心的是时间不足,幸好聚会是在她回日本述职前的一晚,她还能扮成陈慧琳的歌迷,还能进入陈慧琳的别墅,还能找寻她认为会出现的目标 -霸邪。

陈慧琳歌迷聚会的时间终于开始了,陈慧琳以女主人的身份,穿着高贵的黑色低胸晚装出场,三十多名的歌迷,不少男女,都起哄起来,静子也扮得如他们一样疯狂,另一方面却又特别留意四周人们的举动及陈慧琳的反应,对静子来说,较深印象的是,当与陈慧琳近距离玩游戏时,她的直觉告诉她,陈慧琳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,而且是与霸邪有关的,她在这一刻已决定要找一个更接近陈慧琳的机会。

游戏时间结束,各人都到了别墅的大厅吃小食,静子就把注意力放在陈慧琳身上,只见面红红的陈慧琳她走上了二楼,看来她喝了酒,静子马上放下只喝了一口的饮品,跟了上去。

别墅的二楼有一条颇暗的长廊,两边都是房,但静子已经发现了陈慧琳的所在之处,因为只有一间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,内里响起陈慧琳的声音。

静子悄悄地偷望,她的眼也大了,陈慧琳竟然在自慰!而且还是在听着电话!静子听到陈慧琳妖媚地说:「是啊……聚会一早开始了……啊……我也等得不耐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你……你什幺时间才来到……我想死你了……啊啊……快来啦……我想爽……」陈慧琳一边说,手指在内裤内的动作越快,自慰的激烈程度连房外的静子也感受得到。

但静子不知道对方的说话,陈慧琳又说:「你有朋友也会……也会来?好……饮品中的催情药……很快发作……到时我的女歌迷们……啊啊……任你们上!啊呀……」

静子转身倚在门边,她吓得心脏乱跳,原来所谓的歌迷聚会本身就是一个淫慾陷阱!静子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要立即通知其它人才行。

正当静想掉头走时,她被人突如其来踢跌在地上,又被吓了一惊的静子扭身想看清对方的脸,但已经被一名满身酒气的男人压着,静子想反抗;平时的她已经可以把对方反过来摔在地上,现在这一刻她竟然用不上力!

而且这酒鬼的举动十分不正经,他的手已经抓在静子的胸前,静子不小心「啊」了一声,她意识到自己的失礼,立即装出强硬言词掩饰:「你……你是什幺人!」

酒鬼没有直接回答她,但静子从他的说话及语气已经知道他是谁:「家姐今次挑选的歌迷竟然有一个日本妹,这大大便宜了我!」

他是陈慧琳的亲弟弟陈司翰,而且是个现在对静子她很无礼的男人;「你!」静子十分愤怒,但身体完全不能用力,反抗不了陈司翰,而且陈司翰对付静子就像平时他家姐歌迷的淫乱聚会一样,手势已经十分纯熟,三两下就解开了静子的上衣和胸围。

伏在地上静子急了起来,但无补于事,她只能让陈司翰任搾任摸乳房,这对静子来说是重大的打击,一方面她为无法保护自己纯洁的身体而苦恼,另一方面,陈司翰的爱抚,令她的身体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觉;在枪林弹雨中也未惊过的静子,现在却感到十分困惑。

静子叫自己儘管保持冷静,微微呼吸,等待机会逃走,但也只是一种守势,陈司翰见静子的乳房手感非常,非比一般的香港少女,下身已经有所行动,强行把静子的双脚拨开,原来一早已经外露的男人性器,就一下子冲进静子的裙内;「呜……」感到内裤外面有一枝热棒抵上来,静子发出了悲鸣。

但这情况不是持续了很久,陈司翰发出了一声惨叫,热棒就离开了静子的裙内,静子知道情况有异,立即抓紧时机,用尽力气回身一拳,但她的拳头已被扯开陈司翰的男人接住了,而且被顺势拨开跌在地上,随身物品散得一地皆是。

能够同时间揪开陈司翰及接着静子攻击的,就是今晚心情十分不爽的易王,原本我想带他来陈慧琳的淫乱派对上上女、散散心,想不到遇见这种情况;我拾起静子的证件,得了意外的发现:「喂,易王,原来这妞就是日本的警察早乙女静子!」

「哼,拉她进陈慧琳的房间再姦了她吧!」

「你们!难道你们……」静子只是「死」净把口,她已经全身乏力,被我拖进了陈慧琳的房间,至于陈司翰,本来就忌我们三分,现在知道他差点干了个公职人员,怕得像死狗一样跟着我们。

一入房间,陈慧琳就扑过来妖野地说:「霸邪,你终于来了……我们快干一场。」我听了就知道什幺一回事,对易王说:「Kelly 看来服了过多的春药,我们就先帮她解脱吧!」一心找女发洩闷气的易王早就除衫了,我也放下已不敢乱动的静子在墙边,开始与陈慧琳和易王的3P游戏。

我和易王左右两边扶着脚步浮浮的陈慧琳,就把她的低胸晚装拉下,不出我所料,一心想尽淫兴的陈慧琳,并没有载胸围,只用了薄薄的防走光乳贴,这可方便了我和易王不少,随手一撕,乳贴已经跌了下来,陈慧琳的乳头快成了我们的玩物。

「啊啊啊……好啊……啊啊啊……霸……霸邪……你也学他一样……搓我的乳头吧!啊啊呀……」但我没有照陈慧琳的意思做,因为易王只是轻轻用手指把她的乳峰搓左搓右,乳峰就已经怒涨起来,我等到陈慧琳在我这一边的乳头也变得绷硬,才把它吸吮在口中,舌尖稍为挑逗陈慧琳她的顶峰,陈慧琳已经顶不顺,猛力摇头叫好。

易王见我弄得陈慧琳快活到死,也不甘示弱,实行两手并用,左手爱抚着陈慧琳的乳房,另一手,已经从后伸入她的裙内,早已脱了内裤的陈慧琳,她的屁股被易王摸着;初时易王的两手都只是轻轻摸着陈慧琳的上下身,但渐渐越来越用力,上面用力搓压她的奶子,下面则用力拍打她的肉团,但陈慧琳不单不感到痛,甚至因为左右上下各受到不同程度的刺激,陈慧琳分泌泻出的淫水,已经弄湿了她的晚装裙,水痕清晰可见。

下身流出液体更不只陈慧琳一人,软坐在一边的静子,也抵受不了这种**场面,下身也开始不听话地流出分泌;静子她初时还能抵抗诱惑,侧过头不正视我们的3P场面,但渐渐地,慾念越来越强驱使她去偷望,她一转头一望,静子就不能自拔了,双手甚至不听命地伸入内裤内自轻摸自己的圣地,但双脚却又矛盾地紧合起来,静子的思想也十分矛盾,她自己毫不情愿地闷哼起来。

旁观者中,只受不了的,也可说是陈司翰了,他已经跪在地上,一时对着做爱中的我们,一时又对着自慰中的静子,在自慰,双手不停擦枪管,到了想射时想扑去干静子,但又胆小地缩回去,最后只能选择自我解决。

我也没有被这些旁人的举动分了心,我用手一边托着陈慧琳的乳房一边摸,继续轻柔的攻势,但我的口也不再只是停留在她的乳头上,舌头开始在她的乳晕上打圈,更不时在陈慧琳的爱美神飞弹上,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狼吻痕迹,陈慧琳只是用手按着我的头,闭上眼在享受。

相对另一边是刚强的攻势,陈慧琳也受不了的用手扣着易王揉她乳房的手,但是易王也不会让出主动权,他反把陈慧琳的手捉住,令她的手直接搾压向她自己的肉球上,陈慧琳无可抗拒,不断自摸,兴奋得很。

而且易王玩着陈慧琳屁股的手,也开始向前移动了,食指溜到她的阴唇上,陈慧琳已经自动自觉张开两腿,到易王乘着陈慧琳丰富的密汁,手指伸去挑弄,陈慧琳声线高了八度的叫起来:「哗……啊啊啊……好激啊……好刺激啊……啊啊啊……你们……你们直接干我吧!啊啊啊呀 ~~ 」

我和易王并没有理会陈慧琳的要求,但却加强手口的动作力量和速度,既一方面要吊陈慧琳的胃口,又不要让她的慾火降温,我和易王的合拍,早已到了不用示意也明白要怎样做的地步;果然,陈慧琳她的乳头被我舔得更加激烈,她的阴道被易王的手指撩动得更加发痒,她的快感不断上升,但却得不到解脱,陈慧琳已经忍不了要哀求我们:「啊啊啊……求求你们……快快插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快快干我呀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我和易王就抽出阳具,我们一齐抽起陈慧琳的晚装裙,两枝铁棒不用数三二一,就同一时间钻入陈慧琳前后两个洞穴,我前易王后,陈慧琳疯狂得浪叫,更失神向后倒在易王的怀内。

「啊啊啊啊!好啊!啊啊啊!爽死我……前面……啊啊……屁股……啊啊呀~~~ 好high啊……啊啊啊呀!」

陈慧琳双手按着我肩膀借力,并在易王双手托着她大脾的情况下,上下摆动身体;虽然陈慧琳的肉壁紧紧包含着我的「弟弟」,但她分泌的淫水实在太盛了,加上陈慧琳她激烈的摆身,我的「弟弟」还能自由前入她的阴道;反之没有陈慧琳她的阴液作润滑剂,易王抽插陈慧琳的屁道却要辛苦一点了,在陈慧琳身体升起时,他就要稍稍曲身,当陈慧琳坐下时,易王则尽全力把阳具顶上去;不过拜易王所赐,前面的我的龟头,连带地所受的冲击和刺激更大。

在陈慧琳前后性交的画面影响,加上催情药发作,静子的双脚也渐渐张开了,她手指在下身的活动也变得顺畅,她自己也倚着墙,呻吟起来;为方便自慰,静子甚至或许不知道,她已经把自己的裙拉上、内裤扯下了,她手指在阴道内的动作,我们也可以清楚见到。

当然,静子的呻吟声,还未及陈慧琳的淫叫那幺大声、那幺放蕩,被我和易王双管齐下,陈慧琳已经不知洩身了多少次,她感受到的刺激不是自慰所能得到的;与陈慧琳她的阴肉摩擦着肉棒,我也决定自己来控制速度了,就双手捉紧陈慧琳的纤腰,操控她上下摆动身体的幅度,而易王也配合地动,结果陈慧琳只得用一双修长的美腿,紧缠我的腰,任我们抽插。

「啊啊啊啊……你们快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好啊!爽死我啦……啊啊啊……到……啊!到了!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呀 ~~~你们又插死我啦……」

易王便说:「那幺我的陈慧琳小姐要不要我射精?」

「要啊!」陈慧琳大叫。

「Kelly ,」要不要?」我问。

「当然!」陈慧琳淫乱得很:「要啊!啊啊啊啊!我们……我们一起去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射死我啦!啊啊啊啊啊呀 ~~~」

我们把白浊的液灌入陈慧琳的屁道和阴道,场边的两名男女观众,也分别射精和洩出了。

我没有因为发了一次炮就停止,我实时扶起倒在地上的陈慧琳,托着她的下吧,就把阳具塞入她的口中,务求使阳具不会软化下来,跪在我面前的陈慧琳用充满意淫的眼神望着我,她的舌头已经开动了,好好地招待我的「弟弟」;我残留在肉棒上的精液和陈慧琳她的阴液,配上她的口水,能製成另一种甜美的甘霖,陈慧琳贪婪地吸吮着。

与我有同一想法、不想阳具战斗耐力降低的易王,也要找女人来为他口交,他惟一的选择当然就是自慰洩身后软伏在地上的静子;静子洩后回复了一点意识,感到男人托着性器走过来,但她已经没有力量做她想做的事,只能不幸地被易王扯着头髮拉起身;静子叫痛,勉强地像母狗一样爬在地上,静子这样子对易王来说已经足够了,他竖起的阳具刚刚好与静子的嘴巴的高度同一水平。

「呜……嗯!嗯嗯嗯……」

静子万分不欣赏易王的「臭作」,这是她这幺大个女第一次直接接触男性的性器官,但全身乏力的她,连用舌头抵抗易王龟头的力量也没有,使得易王要双手控制静子的头摆前摆后,加上他的摆腰,易王才感受到静子舌上味蕾摩擦肉棒的热力,最终得到一点享受,但静子却痛苦得很,易王宝贝上的残余粘液,不停由易王的棒子,擦落在静子的舌上,再没法忍受地滑入食道,耻辱感和挫败感不断敲打静子她的矜持和理性。

可惜的是,静子只是惟一想维持理性的人罢了,一直蠢蠢欲动但又胆小如鼠的陈司翰也最终爆发了,他按捺不住,爬到静子身后,举起阳具就想插她的阴道,但被享受口交中的易王瞄了一眼,陈司翰怕了,但剎不了车,阳具竟插入了静子的屁道。

「嗯!嗯嗯嗯嗯!嗯嗯……嗯嗯嗯……」静子实时登大了眼睛,陈司翰的阳具不是壮大型,甚至可以说是纤细,但对未经人事的静子来说,已经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,而且被强制口交,连叫痛的自由也没有,静子已经流出泪来。

陈司翰也知道自己的弱点,所以用他的魔掌按着静子的屁股,借力「推车」,幸好静子第一次被人开发的屁道,收缩度是相当的强,两团肉紧迫着陈司翰的阳具,陈司翰才能有肛交的感觉。

易王、陈司翰、静子那边终于形成了另一个三人**游戏,我也得要在陈慧琳的口中来一发,好让我们加入易王他们的行列;原来我打算用双手控制陈慧琳的头,以便使阳具进出她的口腔更快,怎料到陈慧琳也有意要我的珍品,不用我动手,陈慧琳前后摆动头颅得更厉害,她的嘴唇差不多抽离到我龟头的位置,她实时把整枝肉棒吸吮回口内,深入口腔内,而且陈慧琳很懂得用手抚弄我的睪丸,我性器的几个敏感处都被触动,我几乎要爆发。

「呼……Kelly ,我的baby cat!你的技术好得不得了,我要在你口内射了,可以了吗?」

陈慧琳没有应我,只是陶醉于口交中,但我却忍不了,最终在陈慧琳吐出我的宝贝、舌头轻佻我龟头的一瞬间,我发炮了。

「啊!啊啊……」陈慧琳也没有预计到我射精,一时间她口里都是我的白色液体,而且脸上也被粘着,颜面的「化妆品」甚至粘着了陈慧琳的眼皮和眼睫毛。

另一边厢的静子,本来能够勉勉强强忍受了后庭一浪接一浪的痛楚,而且易王的阳具上的精液,也已经舔得七七八八,只是因为他的肉棒在静子口中再次涨大,静子呼吸感到扯不过气来罢了,她还能抵受得住;不过她万分估不到,她的阴户,也遭到袭击,而且袭击她的是同样是女人的陈慧琳。

被颜面的陈慧琳口含着我的精液,躺在静子下面,对準静子的阴部,就即用口含吻着静子的「小妹」;静子的G 点被陈慧琳的舌头刺激着,她「呜」了一声,可惜无法阻止,继而产生的快感已经令她难堪,静子思考陈慧琳含在口内的精液会否令她怀孕的心思也没有了。

不过另一个当事人陈慧琳,也不知道可能性有多大,因为静子的阴部受刺激,肉壁收缩,挤出分泌的淫水,已经与陈慧琳口中吐出的浊浊液体对抗,甚至混合一起,反涌入陈慧琳的口中,陈慧琳一时间回不过气,只得把这调出来的鸡尾酒一饮而下。

三位男女各自在日本妹静子身上找乐趣,应该没有我的一份了,所以我只得继续利用陈慧琳有型有款的身体发洩;陈慧琳她的一对健康的奶子,就成了我的目标,我趁着她为静子口交,夸过她的身体,硕大的阳具就塞在她的乳沟中,陈慧琳一双挺起的乳房,也几乎淹没了我的「弟弟」,只伸下龟头在她的锁骨位置透气。

较好位置后,可以开始套弄阳具了;我前后摆动身体,热狗肠在陈慧琳的乳沟中进进出出,而且我一边用手指搓陈慧琳的乳头,一边把她的双奶向内压,自然我的「弟弟」感到更大的挤迫感,更加兴奋。

被人插击肛门、强迫口交、舔弄阴部,静子已经出现了崩溃的迹像,至少由她越来越急速的呼吸中看得出,易王见时机到了,突然加快抽弄他在静子口中宝贝的速度,一时间,静子也被易王膨湃的动力所吓,她终于明白,强迫她口交的男人,一直没有射精,只是在等待适当时机罢了,静子她深深体会到,她所败给的,是多幺有经验和能耐的姦魔。

一切已经太迟了,易王快速的抽弄,令静子的步伐也乱了,她已经控制不了身体,任由身体扭动起来,这连锁地令利用静子进行肛交的陈司翰也乱了,原来他就不是很有节奏地抽插静子,现在他兴奋到极点,他的阳具,像蛮牛一样,乱撞入静子后庭深处,令静子又爽又痛。

「这姓陈的小子究竟在搞什幺?」对于这种近乎失控的场面,易王不满地说;我惟有苦笑地答:「算了,不如让这个5P游戏暂停一下。」

易王不答,已经连连把龟头攻进静子的喉咙,不也不甘示弱,搾得陈慧琳的乳房更紧,阳具的套弄速度更快,乳房娇嫩的皮肤发热,陈慧琳一边饮静子的涯,一边乱叫:「啊啊啊……霸邪……嗯……你弄得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这位小姐的淫液……嗯嗯嗯……好喝……啊啊啊……霸邪弄得我好爽……嗯嗯……啊啊呀……」

听到姐姐的淫叫,陈司翰却像小孩哇哇叫:「呜 ~~~家姐……两位前辈……我忍不了!我想射精给这个日本妹……呜……可以吗?」

易王「哼」了一声,向日本妹静子一推,连人带「棒」,龟头顶在静子口腔深处即喷精,静子被推了一下,陈司翰的阳具顺水推舟在静子的后花园后门,把精液射出;我也趁着陈慧琳嘴唇离开静子阴唇的一瞬间,再替她颜面一次;被二人同时射精,静子只有张大眼,没有选择地用口和屁道接收。

「啊啊……」

陈司翰拔出阳具,上气不接下气躺在地上休息,而我知道易王对于刚才的表现并不满意,所以我也坐下来,让易王他独自对付二女。

「你们把阴户抬高给我看!」易王一声令下,淫蕩的陈慧琳已经转身伏在地上,下身抬高;至于静子不是不听话,而是她实在打击得太重了,躺在地上没有听到易王的命令,易王便粗暴地屈起静子的双脚,使她的姿势变得和陈慧琳一样下流,静子也无颜以对。

「噢!「无差别插击」吗?」我已经知道易王想怎样了;这一招我也只是和念心王用Twins 决斗时看过一次,之后怎样也学不来,没想到易王也懂得这招!

「啊!啊啊啊……啊……不要走……来吧!」「哇哇哇!啊啊……」

果然,易王真的使出「无差别插击」,一只手按着一位女性的屁股,他的阳具一灌进陈慧琳的阴道后,即抽出向静子攻击;易王出「棒」快而準,****左****右,肉棒也没有一次差了位置,只是插入静子阴道后拔出来有点迟,这也是很正常的,因为静子是处女,阴道的收缩和吸吮力当然比起其它有经验的女性阴道为强。

「噗」的一声,因为要反抗静子阴道的对冲力,易王一时间用力插静子插得深了,他拔出阳具后,血水连同淫水一併泵出了阴道,弄得水花四溅,但对易王来就可是好事,因为他再不用就住就住,可以尽情的「无差别」,要插陈慧琳多久就久,要插静子多深就多深,不会再有什幺避忌。

「啊啊啊啊!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来了……」

「啊啊啊!易王!给我多一下!啊啊……耐一点……不要拔走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是啊!再插我……啊啊啊呀……」

静子是真真正正发乎情,像纯情少女动了春情般叫喊,而陈慧琳的叫床却是妖野的成份多,但两女洩身的次数可说是一样的多。

不过易王始终在征服静子阴道时气力耗费极大了,而且抽插两女平均也差不多有百多下,也会筋疲力竭,易王需要选择其中一人,作为他的「弟弟」落脚处,阴肉收缩能力较强、密汁分泌较多、征服度较大、易王从而得到快感较多,当然是静子更胜陈慧琳一筹,自然也是易王的选择。

被捨弃了的一位,被易王深深一击后,已明白到男伴「棒」归何处;在易王的阳具抽离阴道一刻,陈慧琳实时起身,见男人就扑过去发洩,被抽中了的男人被有点意外:「哇!家姐……等等……我未休息完……呀 ~~~家姐的阴肉包得我的阳具好紧!」

「司翰!我的好弟弟!加把劲操我吧!我……啊啊……我很需要!啊啊……司翰加油……」

不过弟弟未成气候兼且洩了气的阳具,又怎可以满足到姐姐强烈的性需要?我就帮他们一把吧。

把陈慧琳推向陈司翰,我的宝枪对準了陈慧琳的后花园,举枪一发,粗大的阳具在陈慧琳的屁道内进出,成势控制着陈慧琳两姐弟的性交速度,果然,陈司翰的阳具慢慢膨涨起来,开始能给予陈慧琳一些快感;淫慾和能量一样,得到适当的释放,才可以事半功倍。

「好啊……霸邪……啊啊啊呀 ~~ 我们听你的……你控制我们……你控制我们……我要爽……啊啊啊……我要爽……啊啊啊呀……」

另一面连连呻吟的静子,被易王连连攻击,抽插的招式和深浅也变了,她已经知道自己被选为了男人播种的工具,而且内心也有一种想体验人生真真正正第一次高潮的渴望,只是说不出口罢,但身体的配合,静子她已经清清楚楚告诉易王她需要什幺。

「你要我射你,对不对?」

一时间易王竟温柔地问,静子的男女之情被触动了,也竟点头来;易王笑问:「这代表要还是不要,静子?」

「要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!」

静子答应了,易王就踩油全速前进了,静子被易王的阳具猛烈炮轰,阴肉的反抗更趋激烈,幸好密汁的分泌令静子的阴道相当湿润;易王轰炸静子她花心的胜利,使得静子洩完又洩,淫叫声更加激烈。

「啊啊啊……我……啊啊啊啊……我不行啦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「啊啊啊啊!司翰!用力!啊啊啊……霸邪……爽啊!我感到我想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我被你们操得想去!啊啊啊……」

「去吧!」

一时间,三个男人,再也不理三七廿一,各自在两位女性的洞穴发炮了!

「啊啊啊啊啊……」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!好啊……」

……

之后的聚会,我一共上了陈慧琳四个女歌迷,易王也是,我们打成平手,陈慧琳也让了三个喝醉的年青男歌迷轮着上,最没用的陈司翰就累得一个也上不了。

至于静子,我们没有让她再干下去,因为她始终是公职人员,A 片天光就安排了送她回宿舍,听说翌日静子因身心受创而回去了日本养伤,将会暂停职务。


友情链接
  • 翻墙撸导航
  • 第一福利导航
  • 老色鬼福利导航
  • 天使导航
  • 逗趣福利导航
  • 小公主导航
  • 萝莉福利导航
  • 淫虎榜中榜
  • 爱域导航
  • 七姑八姨导航
  • 艳文屋
  • 色夜导航
  • SM导航
  • 王昭君导航
  • 陈独秀导航
  • 蓝色导航
  • 农耕导航
  • 福利所导航
  • 华人社导航
  • 500导航
  • 性爱福利导航
  • 色咪咪导航
  • 摆渡导航
  • 西子导航
  • 69色福利导航
  • 色哥哥导航
  • 暗暗色导航
  • 杨贵妃导航
  • 18xx导航
  • 玉女导航
  • 就要去色色导航
  • 色狐狸
  • 射精网站大全
  • 玖琙吧福利导航
  • 伊人导航
  • 农夫导航
  • 色av导航
  • 久草导航
  • 大官人导航
  • 唐人社导航
  • 五月天导航
  • 本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
    本站会不定期删除失效链接,如需更换链接请联系站长
    站长邮箱:3268300244@qq.com